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場薪聞 > 職場資訊 > 勞動法規 > 專家解讀國資劃轉社保:養老金總量沒問題結構有問題
專家解讀國資劃轉社保:養老金總量沒問題結構有問題
作者: 時間:2017/11/28 閱讀:5776次

部分國有資本試點劃轉10%股權充實社保基金

“養老金總量沒問題,結構有問題”

日前,國務院印發了《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方案明確,從2017年開始,選擇部分中央企業和部分省份試點,統一劃轉企業國有股權的10%充實社保基金,彌補因實施視同繳費年限政策形成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何為“視同繳費年限缺口”?劃轉股權是否意味著養老保險的支付能力已經不足?劃轉之后對國有企業和資本市場有何影響?就相關問題,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聶輝華。

“越是欠發達地區,社保支付壓力越大”

《方案》明確,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基本目標是彌補因實施視同繳費年限政策形成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促進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養老保險制度。這個“缺口”由何而來?

北青報:為什么會有視同繳費年限的缺口?

聶輝華:首先,這是政策執行的窗口期造成,這是國有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初期遺留的已經參加工作的企業員工沒有繳費而視同繳費形成的缺口。

我們的國企和事業單位長期以來實行的是低工資高福利體制,當年這些單位給員工發放的工資較少,默認要承擔員工的養老義務,屬于國家和個人之間的隱形契約。

后來的政策,即現行社保體系是在1997年前后形成的,也就是說從1997年后才大規模地出現單位和個人繳納社保。如果有職工在1997年之前已經參加工作,且之后繳納社保的年限不符合要求的15年,那單純從政策而言他們就拿不到退休金。所以政策規定,在這個制度建立之前,在職職工連續工齡一般作為視同繳費年限處理,并在計算養老待遇時予以體現,這就形成了視同繳費年限帶來的養老保險基金收支缺口。

北青報:這個缺口涉及范圍有多大?

聶輝華:具體人數和錢數不好計算,但是應該不會少。我國的老齡化比較嚴重,從數據來看,截至去年底,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突破2.3億,占總人口的比重達到16.7%,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突破1.5億,占總人口比重達到10.8%,大量的老人要退休,很明顯缺口不會太小。

北青報:根據2016年度人社部的統計公報,去年末基本養老保險累計結存4萬多億元,說明目前養老金并不存在缺口,為何選擇現在將國有股權劃轉充實社保基金?

聶輝華:沒有缺口說明總量沒有問題,但是結構上有問題需要解決。

我國區域發展很不平衡,老齡化的程度差異也非常大,有些地區,特別是中西部的欠發達地區和東北地區,屬于年輕人口的流出地,老年人口的停留地。前段時間大家都在討論的東北問題,就是國企多、老人多、經濟還不算發達,那里大量人口特別是青壯年勞動人口流出,能掙錢繳納社保的人走了,留下的是需要社保支付的人。比如,人社部之前就說過黑龍江的撫養比是1.3:1,1.3個人養1個人,廣東就是9:1,9個人養一個人,這種地區之間的不平衡就是結構問題。

所以,越是欠發達地區養老負擔越重,社會保險支付壓力大,越是發達地區,例如東南沿海、北上廣深,他們負擔要小很多。

現在公布實施方案,其實并不突兀,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這件事情五六年前學者就呼吁過,三四年前國家有關部門也有提起,其實是一個準備了很久的決策。

“劃轉10%股權,對國企應該沒有影響”

《方案》提出,劃轉工作,今年要選擇部分中央企業和部分省份開展試點。中央企業包括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中央管理企業3至5家、中央金融機構2家。劃轉股權對他們有什么影響?

北青報:劃轉范圍能夠涉及到多少企業,他們的家底有多厚?

聶輝華:從家底而言,現在的央企實力相對雄厚,省級的企業也還不錯,縣級基本沒有什么實體國企,一類是平臺類,一類是公用事業類,基本不賺錢,事業單位實力也比較弱。實施方案的規定是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金融機構納入劃轉范圍,估計試點的央企應該在5至7家左右,省級的話應該在3至5家,算是一個很平穩的狀態,能夠挑選出來的國企家底應該也都比較豐厚。

北青報:劃轉了10%的股權,對這些國企而言有什么影響?

聶輝華:10%的股權對他們而言,就是多了一個小股東,這個股東還不參與決策和日常管理,他們能夠使用的是這10%股權產生的收益,股權本身不能變賣。

2015年山東省提出,劃轉30%的省管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這個比例比現在方案里的10%要大得多,所以他們要求參與重大決策且派駐董事,但是也不干預國企的日常管理。現在央企10%的股權,可能都沒有必要派駐董事,更談不上影響日常管理和經營。

就利潤而言,10%的股權滿打滿算就是10%的利潤,而且是“左口袋到右口袋”。就算不劃轉,國企也要上交利潤和稅,現在10%的收益給了社保基金,稅也不用國企再繳納,而社保基金我認為應該是不用交稅的。所以劃轉10%的股權,對于國企而言應該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北青報:為什么股權劃轉是給社保基金而不是直接給養老保險基金?

聶輝華:回答這個問題,先要來明確兩個概念。社保基金指的是社會保障基金,這是戰略保障儲備基金,專門用于人口老齡化高峰時期的養老保險等社會保障支出的補充、調劑,不直接支付給個人。社會保險基金是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基本醫療保險基金、工傷保險基金、失業保險基金和生育保險基金的統稱,主要依靠所在單位和個人的繳費形成。

打個比方,社保基金是央行,社會保險基金是普通商業銀行,只有當商業銀行錢不夠的時候,央行才會動用儲備。而按照人社部的數據,現在社會保險基金并沒有實質缺口。所以,將股權劃轉給社保基金屬于戰略投資,短期內不會使用。

北青報:劃轉股權之后社保基金如何運營?

聶輝華:可以做長期投資,甚至股權投資,或者進入股市,第三方理財都可以。這些都是社會保險基金不能做的。因為短期內社會保險基金要進行支付,社保基金不用。就像個人的五年期存款可以拿去做投資、理財,但是需要隨取隨用的活期存款就不行。

“比如淘寶店主,建議有工作都交社保”

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表示,20多年前養老保險制度建立時人口撫養比例為5:1,現在已經持續下降到2.8:1。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速,還有哪些措施可以保障養老保險的可持續運行?

北青報:您和您的團隊曾經從解決僵尸企業下崗職工的角度,連續兩年提出劃撥國有資產充實社保基金的建議,具體是什么內容?

聶輝華:現在很多地方都有僵尸企業,僵尸企業的主要問題是下崗職工問題,下崗職工的主要問題就是社保問題。我們計算過,一位45歲的下崗職工,后半輩子的養老和衣食住行,想要過上“還可以”的日子,大概每人最高需要20萬元,一般的政府和企業都負擔不起這個數字。所以,我們建議由國有資產劃撥一部分,建立僵尸企業和特困企業的保障或者安置基金。

北青報:現在財政部公布的實施方案里面并沒有特別提到僵尸企業的問題。

聶輝華:是,現在方案說的只是劃轉國企股權充實社保基金,而我們認為可以在這10%的股權里面再切分出一部分,作為安置下崗職工的應急支出。這個建議我還會再提,現在既有政策已經解決,操作起來應該沒那么困難,大前提成立,只是一個具體分配的問題。而且我們還在調研涉及下崗職工的人數,因為國有企業聘任制度的變化,合同工、臨時工比較多,實際需要安置的下崗職工人數比想象中要少。

北青報:我國老齡化日益嚴重,現有的養老保險制度還有哪些需要改革的地方,您有哪些建議?

聶輝華:首先是要拓寬養老保險的繳納范圍。現在的環境下,自由職業者越來越多,比如很多淘寶店主、做兼職的工作者,他們勞動了但并沒有繳納社會保險,我建議將基于單位制的社保體系拓寬為基于工作制,只要有工作就要交保險,將社保的池子做大。

其次是鼓勵人口生育。社保不是現收現付,而是代際轉移支付。缺口不可怕,可怕的是沒人來接盤,所以必須要有足夠的青壯年勞動力。而且鼓勵生育,不只是計劃生育政策要放寬,托幼體系、家政服務體系等一系列配套政策都要跟上。

第三是跨區轉移支付要推進,需要中央層面有一個協調機制。這是剛才提到的地區不平衡問題,發達地區吸收了大量青壯年勞動力,支付壓力不大,欠發達地區留下很多老人,支付壓力很大。社會保險的前提是代際轉移支付,現在人為進行了地區割裂。

所以,發達地區吸納了欠發達地區的人口紅利,應該給予補償。

來源:
熱門推薦
线上娱乐网站彩金